国培计划
顶岗支教
当前位置: 首页>>顶岗支教>>正文
我实习中的“窘相”是如何化解的
2012-10-25 08:06 作者:石彬  来源:物理与电子科学学院 审核人:

 

2011年9月18号,“国培”计划顶岗实习的班车将我拉到贵州省黔东南州榕江县,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顶岗实习生活。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没有像其他同学那般兴奋,因为一路上的风景我再熟悉不过了:巍峨的高山,幽深的山谷。刚开通的高速路高架桥仿佛穿梭在云间,让人不敢往下观望,唯恐坠落。时不时看到黔东南地区特有的小巧的农家木制小屋,有的别致,有的简陋。那时正值秋收,妇女和男人们正从梯田上挑着一担担刚收获的稻谷下山。原始的劳作方式和较为闭塞的地理环境使这里的人们都很淳朴,就像我的父辈们一样。

我的家乡黎平与榕江县是邻县,彼此文化相似,交往也较为频繁,这里少数民族占到全县人口的80%以上,侗族苗族居多。我是一个地道的侗族小伙子,我能够很好地与这里的人们沟通,即使是上了年纪的不懂汉语的大妈大爷我也能够用侗语与其很好地交谈。因此,利用这些先天优势我常常能博得本地人的好感。之前在汽车上我就一路给同行的实习生当向导,这一条河是流向何方的,这一条江是柳江,那一条是清水江;这是南侗的居住地,那是北侗的居住地。我告诉他们侗族所分的南侗和北侗就是根据处在都柳江的南边还是北边划分的,南边和北边因地理环境和气候不同,让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民说出的侗语的语调有着明显的差别。还有侗族的历史文化……看着同伴们的表情,他们像崇拜神一样的崇拜者我!

经过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平江中学。一身的疲惫顾不得整理行李,洗了一个冷水澡就呼呼的躺在木板上睡着了。

到校的第二天是星期一,与指导老师见面之后便听他的一节课,按照“国培”计划的规定是需要听课一个星期,试讲成功后方能正式上课,但我的指导老师对我倒是很放心,我只听了一节课就可以上课了。第一眼见到同学们时,让我想起了我的初中时代,很多女同学穿少数民族服装,那都是父母们给自己心爱的闺女特别制作的,绿色的底布,彩色的镶边,少女们显得单纯又生气活泼,放眼看去,班级活像是一个少数民族服装博物馆。漂亮极了!

1.我的“窘相”之一——在课堂教学中

第一节课上的是《声音的特性》,自我感觉还可以,不是很紧张,上课的思路也还算清晰,同学们上课的表现也还可以,指导教师的课后评价也还满意。以后的日子便是重复着备课、讲课、开会、总结、交流这样的事了。

但新手毕竟是新手,随着教学的深入,问题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发现学生们的上课表情有些木讷,对于同一物理原理,即使我举了很多的事例,讲得唾沫横飞,大部分学生也不能很好地领悟其物理内涵。如,在讲《凸透镜的应用》一节,我举了很多例子,比如照相机,投影仪,显微镜,望远镜等,但学生们还是不甚理解;又如在讲《噪声》一节时,讲到城市道路两旁的隔音带和绿化带可以降低噪音的对人的影响,这样的例子看似很简单,但学生们还是一脸的迷茫。直到后来,最后一排的同学怯生生地问了我一个让我哭笑不得的问题,他说:“老师,什么是绿化带?”。我当时很震惊,为什么连“绿化带“这样的名词都不知道呢?但细细地思考了一下,确实,农村开门见山,到处都是植物,全乡只有一条三级沥青路,大部分都是纯意义上的“马路”,哪里来的“绿化带”?其实我们读初中时不也一样,连公交车是什么东西都不懂,只是听到老师说公交车就是没有售票员的班车,一直都还以为没有售票员就是免费乘坐的呢。

在后来上课的日子里,我渐渐明白什么叫“教无定法,教要得法”的道理,了解了为什么在进行教学设计时一定要分析学情的真正原因。也促使我在进行教学设计时尽量引用农村中显而易见的例子来进行教学。这是我教学设计中的最大改变——根据学情,再结合我们学过的理论知识进行教学。

2、我的“窘相”之二——在实验教学中

对物理学科的实习生来说,课堂教学还算顺利,但是实验课就让我有些头疼了。男同学特别好动,女同学特别的胆小,怕动手,生怕将实验仪器弄坏。因为该学校的实验仪器都是州教育局赠送的,设备很少,坏一样少一样。以致这里的老师上实验课时一定会强调一句话是:“损坏东西照价赔偿!”。烧杯,试管,温度计这些实验仪器即使在县城都很难看见,更别说买得到,同学们认为这样的东西应该是比较贵的,损坏了一样说不定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就没了。与其承担“这么大”得赔偿风险,还不如不做。所以上实验课女生一般就只是抄数据。有一次在做《观察水的沸腾》实验的过程中,一名女同学将一支温度计打破,哭了一节课,不管怎么安慰,就是哭个不停,硬说“老师你开个价”之类的话,最后,我没办法,现场收了她一块钱才让她止住哭声。孩子的世界总是天真的,把危险当做乐趣是常事。同样在《观察水的沸腾》实验课,同学已安静地坐好,交待实验安全注意事项是上实验课的必备环节。因同学们第一次使用酒精灯,所以我详细地介绍了酒精灯的使用方法,并强调酒精灯里的酒精不是医用酒精,而是工业酒精,误食轻者失明重者死亡。刚交代完,坐在前排的同学便激动不已。

说到:“老师,刚刚我用手指沾桌上的液体并添了一下,我会不会死啊?”

当时心里一惊,暗想该不会是上课前加酒精时不小心滴在桌子上得吧!

问道:“什么味道啊 ?”

“没有味道”

这时算是松下了一口气,知道他添的不是酒精而是水。为增加教训效果,我只是说“下次不要乱尝了,这次就算了”

学生不解,突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老师,实验室的自来水能不能喝?”

我一脸惊讶:“怎么?你口渴了吗?”

谁知,他说了一句我做梦都想不到的话:“不渴,我想喝水稀释下我添的工业酒精。”

当时顿感大脑充血,但还是保住了老师的形象,没有笑喷出来,只是淡淡地说:“你还是回寝室喝开水吧。”

怎么样,我的“窘相”虽然倍出,但是在跌跌碰碰中,我不仅理解了教学理论的真正含义,也灵活地化解了教学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因此,我的感受是首先要热爱你的教学工作,其次在教学中多思考、多分析,最后一定能完成我们的教学任务,一定会成为一个学生喜欢的老师。

哲人常说:“跑得最快的莫过于时间!”确实,一转眼,3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去了,快要离别时,我没有告诉他们我要走了,即使在最后的一节物理课我也是强忍着即将分别的痛楚给他们上完。但同学们不知从哪得到我们要走的消息,早早的准备好了晚会为我们送行,虽然晚会做的很简陋,稚嫩的歌声经常跑调,但余音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即使我们有一万个不愿意!感谢我可爱的学生,是你们让我体验到教书的乐趣!是你们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快速成长,感谢你们!最后,祝我可爱的同学们身体健康,学业进步!有机会老师一定会回来看你们!

关闭窗口
 

贵州师范大学国培计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