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component/logo_banner.jpg
顶岗支教
当前位置: 首页>>顶岗支教>>正文
教育需要用爱浇灌
2012-10-24 23:03 作者:朱文艺 来源: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

 

严格地说,我不算什么教育者,只是即将走出大学校门、准备走上讲台的实习教师;我不懂什么深奥的理论,更无所谓的经验可谈,但是有一点,我认为至关重要,那就是:爱!

也许没人相信,我是一个对教育和学生有着特殊感情的人,学生是我心灵的所在,没了他们,我就是失去双翼的雄鹰,远比落魄的野鸡更加狼狈!

我不想标榜自己的过去,也不愿粉饰自己的现在,更不会奢谈自己的未来,我只是想把自己内心所想分享给大家。我是一个经历极其复杂甚至说具有传奇的人,有人说我固执,有人说我傻帽,有人说我不务正业,甚至有人对我进行过人生攻击!但是,我觉得至少自己是一个淡定的人,有理想和追求的人,有自己内心一泓清泉的人。曾经,也就是2005年,那时的我,第一次参加高考,“侥幸”考上了国家教育部直属六所师范大学之一:陕西师范大学!但因为未能受录于从小痴迷的师范专业而放弃。之后两年,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也正因为如此,才有很多人对我不理解。其实对我而言,自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不要对自己的过去后悔或抱怨,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目标努力前行!我始终相信那句话:有志者事竟成!我也时刻用但丁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安慰自己!几经波折,我选择了贵州师范大学数学与计算机学院,而后时光荏苒,现在已濒临毕业!

“国培”计划于去年启动,今年全面成熟。本来我完全可以选择到企业实习或者找所学校做短暂的实习,可面临顶岗的“诱惑”,我输给了自己,我决定走到教育第一线,亲身实践,为自己的教育之路奠定坚实的基础!盼望着,盼望着,顶岗实习的日子终于来临,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踏上了来遵义县石板中学实习的道路,说实话,当时的我,胸中有万分无以言表的激情和喜悦: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来到石板的第一天,同行的有对亲友的万分依恋和对现实的极度不满,但毫不夸张的说,我觉得自己是为教育而生的人、为学生而活的人,当时我没有他们的那些想法,我就觉得进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见学生!可是,适逢周日,学生已经回家,所以,要说当天的感受,就是为没有见到学生而有些落寞与失望!

第二天见到了指导老师,本来不必马上听课,更不必上课,可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第一堂课便尾随老师而去,我太陶醉那种教室的氛围,太痴迷那种师生的融洽!接着,我也是第一个开始上课的,所幸也是第一个受到老师和领导好评的,呵呵…

从第二周开始,我们便正式接替了指导老师的工作,可以说,“生杀大权”完全掌握在了我们手里!可是,我上课的第一天,就对学生保证对他们不打不骂(当然,后来因材施教,做了点变动),我始终认为对学生要像爱自己的亲人一样,像对自己的朋友一样!

我是个数学老师,但不是话比较少、板着面孔的数学老师!我爱文学,我通外语,我会音律…所以,也许你会觉得我有点“四不像”!再加上我对学生的疯狂的爱,我的所作所为也许会令你感到惊讶,当然可能还会让你觉得我不太像老师!

你见过哪个数学老师惩罚学生抄袭是让学生用书法纸抄写《红楼梦》吗?因为我觉得这样既可纠正学生抄袭的坏习惯,也可以练字和加强文化修养!

你见过哪个数学老师上课引入时给学生演唱《天路》吗?因为我认为在《整式加减》引言部分的问题只有加上适当的背景和美妙的音乐才能使学生印象更加深刻,才能让学生以积极的热情投入到本章的学习!

你见过哪个数学老师上课时古诗文和外语信手拈来吗?因为我以为知识是相通的,为何不充分调动各种知识的互补之处呢?

你见过哪个本不是班主任的数学老师时不时总到教室里晃悠吗?因为我想我该和学生多呆在一起,只有让学生喜欢你,他们才会乐意听你的课!

你见过哪个数学老师可以替语文老师讲解古文、批改作文、指导演讲吗?因为我不觉得一个人做好自己的专业就是最好,而是要多方面发展!

我太爱教育,我太爱学生!我害怕周末的到来,我伤心学生的离开,我恐惧学校空无一人的夜晚!每逢周五,我就坐立不安,我就觉得心如刀割!学生要走了,老师就是“光杆司令”了;学生要走了,老师的心灵就无所寄托了;学生要走了,老师就是“孤魂野鬼”了;学生要走了…

我太爱教育,我太爱学生!我不忍心在学生的本子或试卷上划×,我觉得学生的错误就是老师的失职,我觉得划×就像是在往自己的心口递刀子!

我太爱教育,我太爱学生!我不会狠心训斥或者打骂学生,我认为他们好可怜,我觉得他们需要的是无尽的爱和改过的机会!我偶尔训学生、打学生,每次都会暗自神伤,每次都会黯然流泪,每次都会悔恨自己!

我知道我的语言太过苍白,难以说尽内心对学生的情,可是我要说:

为了学生,我可以每天熬夜;为了学生,我可以省吃俭用给他们买奖品;为了学生,我可接受世俗的一切不公平待遇;为了学生,我愿意放弃一切!

可是我要说:

我会尽全力教好学生,我会想办法尽量留下来教到他们毕业(虽然这几乎不可能),我会每周五守到最后一个学生离开学校再会宿舍流下依恋的泪水!

可是我要说:

教育需要用爱浇灌

关闭窗口
 

贵州师范大学国培计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