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component/logo_banner.jpg
顶岗支教
当前位置: 首页>>顶岗支教>>正文
短暂的三个月 一生的回忆
2012-10-22 22:44 作者:陈娅 来源:外国语学院

 

当“国培计划”的日期越来越近的时候,我们的心情都非常的低落,可以这么说,没有人想去那些地方受三个月的苦。日子越来越近,到了那天,我们分别坐上了分配到不同地方的大客车,每个同学向身边的同学招手再见,每个同学脸上的痛苦表情现在我还记得。一路上,我们并没有有说有笑,可能每个人的心里都想快点结束这三个月的恶梦。车子摇摇摆摆,终于到了。下车,开会,搬行李,跟自己实习学校的老师回到实习的学校。这样,我们的“国培计划”实习就开始了。

当走进镇里的时候,镇上非常小,学校在镇上的最高点,爬过高高的小山坡就到了。我们刚下车时,有些学生在寝室门口打乒乓球,实习学校的老师们就说,你们还不快来给新老师们搬东西,免得到时候打你们的屁股。只见孩子们马上放下手中的球拍,走过来,帮忙接过我们的行李,大大咧咧地说,“老师,我们来。”当时看见这些小孩瘦弱的身体,怎么可能抗得动这个重的东西。学校校长和主任说:“没事,这点重量对于他们来说,没问题,都是干农活的,不像城里的孩子。”我在想,这么小的身躯,却有城市孩子没有的担子。

在熟悉校园环境两天后,我们开始上课啦。我的实习指导老师对我说:“今晚的晚自习你来上。”我便开始了我在实习学校的第一节课。主要是教他们学习单词,当我用音标知识,谐音方法教他们是,他们听得很专心,最后我们用游戏竞争的方法结束了晚自习。下课后,就有学生来问,“老师,明天是你给我们上课吗?”我笑了笑,同学们欢快地走出教室说,“太好了!”当时我的心没有了开始来到这里的厌恶,我开始慢慢的享受这儿的一切,这里给我的一切,干净的寝室,教学楼后的一片青草,站在山顶俯视全镇美景,以及我那可爱的同学们。

时间在慢慢流逝,从我们来的夏天,现在已经是深秋了。破烂的棉毛衫,单薄的裤子,破了口的运动鞋。也许在今天,我们,城市里的孩子们,都会觉得这应该是电视里才会有的画面。可是,我真的,我真的看见过我们班典型的两位同学就是这样过完了秋天。那是在学校举行的活动上,我看见我们班一位没有穿校服的同学蜷缩在队伍的最后。我走过去,问他:“你的校服呢?”他没有回答我,接下来我看到就是电视里的画面。当时,我在想,“对不起,孩子,刚才老师不应该问你那个问题。”另外一位同学,是属于发育不良的孩子,已经初二了,身高孩子一米四左右,学习不怎么好,每天都坐在第一排睡觉。那天,正好是我的课,走进教室,一股刺鼻的味道迎面而来。我叫班上的同学把门窗打开,透透气。他趴在第一桌,“嗖”的一下站了起来说“老师,把门关上吧,好冷呀。”我说:“就是要清醒一下,才能好好听课,免得又是一觉睡过去啦。可他嘀咕的时候,被听力较好的我听见了,“就是睡着了,才感觉不冷。”这是在那些学校经常遇到的事情,但是在我们看来是匪夷所思的,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让我不知所措,不知怎样面对怎样解决这样的问题。我当时就在想,我们只是给予他们知识,到底有没有给予他们温暖。

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我们在的实习学校停了一个半月的水,因海拔较高,水泵抽不上水。学校给我们实习老师安排的用水是桶装水,用完了就会有同学给我换水。可是他们,在上完最后一节自习课,铃声响起,他们马不停蹄的冲出教室,拿起放在教室外面的盆,一溜烟的跑下山去,接了一盆水回来,这就是他们的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的生活用水。每个星期镇上的工作人员会用水车装一箱水上学校来,当水车进来时,所有同学拿着盆和桶往前冲的场景,你还以为是前线的战士。我们实习老师也把盆拿出来,看着长长的队伍,心想,可能到我们这已经没水了。就在这时,我们班的生活委员就在那儿用他们的方言喊,老师,快过来,我们先让你们接。他们帮每位实习老师接好水,并送到住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事情,他们很乐意帮助我们,他们也很喜欢问我们大学里的事情。可以从他们的眼里看出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好奇,渴望;他们是多么地想走出这里好好的去外面瞧一瞧。我们同寝室的语文实习老师回来念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你去过最远的地方》。有位同学文章里是这样写的,“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沙土(金沙县的一个镇,距离我们在的学校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那儿有我们这儿没有的东西……。”我们私底下就开始讨论,这就是山区孩子最缺乏的东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初中毕业的孩子就进城务工,主要是因为他们在求学阶段没有真正地看过体验过外面繁华的大都市,以至于他们毕业后是如此地向往,但是,他们没有想过也没有思考过,要在大城市存活下来,只有好好地读书,学好每一门手艺,他们才能过得好一点。可惜当他们回过头来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过了读书的年纪,一切不可能重来。

离我们实习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们开始着手准备实习结束的所有资料。身边的孩子们,就每天不厌其烦的问,“老师,你们好久走?”“老师,你们不要走嘛”“老师,你们走了还要回来吗?”。明天我们就要回学校了,这是留在实习学校的最后一个晚自习,每位同学都开始依依不舍,有的同学趴在桌上哭,有的同学说“别哭了,我们要给老师留下最美的一面。”那个晚自习上,他们唱歌跳舞,和老师们一起玩的很开心。课后,就有同学送上他们的礼物,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零用钱买昂贵的礼物,大多数都是用本子的一页纸写给老师的话。密密麻麻的字迹,里面装载着他们对我们美好的祝福。第二天早上,学校没有做课间操,看见同学们全部聚集到操场上,分别给实习老师告别,连第三节课的铃声响了,他们都没有离开的意思。最后,我们走了,回去的路上,我想起了来的场景和心情,可是现在,我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真的很舍不得这些孩子们,和他们建立起来的感情,三个月后我们却要离开。我不痛恨这痛苦的三个月,而是希望这样的实习时间能长一点。

回到学校回到家里,那边的孩子还经常和我们联系。他们和我们分享着他们身边的点点滴滴,感觉我们只是出了远门一样,之间没什么距离。我经常给他们说:“好好读书,争取考到外面的大学。”这也是我想对所有山区的孩子们说的话,“你们什么也没有,你们只有知识可以改变你们现在的命运。加油,孩子们!”

关闭窗口
 

贵州师范大学国培计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