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component/logo_banner.jpg
顶岗支教
当前位置: 首页>>顶岗支教>>正文
短暂?漫长!
2012-10-10 22:20 作者:李宁 来源: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

 

时间,宛如握不住的沙,会在眨眼的瞬间消逝,我们可以选择无奈地摇摇头接受;也可以,以眼睛为镜头,以脑袋为相机,将它定格在记忆的长河。

我的实习,是在匆忙中开始的。

行李刚刚安置好,就赶去开了见面会,然后我的指导老师,我的指导班主任,以及我的实习班级,在一个晚上,我认识了需要我认识的很多人。

没有想过“胆怯”这问题,虽然大家都觉得高一生很难教,但我还是信心满满地来了。好像一切都很自然地就开始了。

备课

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初步体验教师这一角色,有很多事情都跃跃欲试。记得见到指导老师时,我的第一句话是:“老师,我想了解一下教学进度。”后来想想,也许太突兀了,只是当时还没懂得沟通要从何开始。

“批改作文、听课做记录、备课试讲,这是你实习所要完成的三大任务。”指导老师指导我说。

批改作文,听起来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真正做起来……

该以什么为评判标准,怎么才算是一篇好文章,看似很容易解决的问题,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改作文要时刻牢抓学生的心理,学生会拿自己的分数与别人的进行比较,所以定论一篇作文的好坏便不能仅凭一时的感觉了,而是要从学生的总体情况着手。而改作文也是我们了解学生总体学习情况和思想的途径。

其实批改作文和听课,它们都是一个备课的过程,讲课的准备不只是备教材那么简单。在作文里,我了解到了学生的心声。而在听课时,我学习到了课堂该如何管理,老师们是持着怎样的教学理念在实现他们的教学过程。我在备学生,也在备课堂,这些都为我的试讲做了准备。

看似无用的东西如果你用心去做,去想,是能够有所得的。

学生们

人说90后是垮掉的一代。然后我也跟着摇摇头。

他们的思想让我这个实习班主任觉得难以捉摸,他们的做法有时候让我不知所措,又哭笑不得。

我跟朋友抱怨说:“我那些学生动不动就说心情不好,真不知道拿他们怎么办,有时候很想帮他们,又无从下手,真不愧是90后的。”而朋友却说:“他们跟当年的我们都是一个心理的,你去翻翻你中学时代的日记,你就会发现他们的烦闷也是你当年的烦闷了。”

我的学生……我曾想过采取“爱的教育”,曾想过只要有爱是可以感化一切的,可是,我终于明白,这感化需要方法,不是如想的那般简单。如果你的付出,学生无法感受到,那你就算付出再多,也只能是付诸东流了。

所以在将理论落于实践之前,首先要了解学生。

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他们在想着什么,需要什么,有什么样的烦恼,又该怎么纠正他们的错误的想法,引导他们往正确的方向走……这些不是简简单单地把他们定位成90后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90后只是一个代名词,是从许多的个别归纳出来的普遍,而普遍却不等同于整体。所以需要因材施教。不能笼统地定义他们。

我的学生,不是所有的都调皮,不是所有的都乖巧,但是他们都有自身的优点,在教育的过程中,要帮助他们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

不要把别人的看法当成自己的看法并不假思索地沿用之,自己要有自己的判断,特别是对学生,不能一概否定,或一概肯定。

当老师,挺好!

“你还想当吗?”——“想啊!”

“你还想当吗?”——“还可以接受。”

“你还想当吗?”——“只能这样了……”

“你还想吗?”——“想,因为选择了,只想这样子走下去,不管能否得到肯定。只想做到最好,然后再做到更好,用心的东西总能有回应,就算雨后没有彩虹,但还有晴天在。”

当什么呢?当老师啊!

搭着同一辆车,沿着同一条路,我们结束了四周的实习,四周其实是很短的,如果只是浑浑噩噩地过,那记住的也许只是那起床洗脸刷牙、吃饭睡觉之类的琐事。但是对于我而言,这短短的四周时间却是很漫长的,在这短短的四周里,我体验到了当老师的艰辛。然而,虽然,可能,“学生会像海绵一样,把你的所有精力都吸个精光”,但是作为老师,哪怕是学生的一个小小的进步,也能够从中收获大大的幸福。而这大大的幸福会被收录在脑海里,成为永久的记忆。

当老师,挺好!

他们需要倾听

有这么一个学生,在我走的时候,依依不舍地说:“老师,你不要走啊,以后没有人跟我们讲话了”。

有这么一个学生,在我批评他不认真的时候,笑着说:“老师,你会先听完我说的,别的老师都不会哦。”

有这么一个学生,曾跟我说:“以前我初中的老师很不喜欢我,她都是喜欢怎么骂就怎么骂的,久而久之我就不想讲话了。”

有这么一个学生,在跟我吃饭的时候冷冷的说:“回到哪个家都是一样的,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安静呆完周末就回来,爸爸妈妈都不在家。”

实习的日子慢慢的在流淌,我热情而平静观察着他们的欢笑与忧愁……

后来我知道,她是全班最活跃,可是却不爱跟老师“合作” 的学生;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全班最爱捣蛋最爱讲话,但对我每次交代的事情他都认真完成的学生;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全班脾气最坏,最叛逆,最不爱学习的一个女生,因为爸爸只会逼她读书,从来不问她的意见;后来我才知道,他父母已经离异,各自组建家庭,他是最寂寞孤单的……

在每一个空闲时间,我专注于每一个于与学生交流谈心的机会,我不想单纯的按照权威的条条框框冠予他们“青春期”、“叛逆期”或者“花季雨季的少男少女们”,那样会使我分辨不出他们每一张美丽的忧伤或者快乐,积极或者颓废的脸。每一次严肃或者嬉笑,平静或者激烈的谈话中,我总是很欣喜若狂,因为我听到了,我也尽可能的做到了。

作为一个倾听者,我给予他们面对面平等交谈的机会,给予他们肆无忌惮说出自己想法的大胆。才发现,他们是如此渴望有一次畅快淋漓的交流,面对着他们的长辈,面对着他们的“敌人”,说出他们的叹息,张狂,心酸,秘密,渴望着有人读懂他们的世界和内心,这里没有嘲笑没有权威,更没有压迫和威胁。

但也有那么一些学生,似乎他们不喜欢交谈,不喜欢被倾听。然而在他们的周记里,我无意中聆听到他们的世界,他们有些紧张,环境也许是不安全的呢?在周记里,他们可以放下戒心放松的大声喊出自己的青涩。我用笔,慢慢的告诉他们,我在倾听。

哲人说:“真理是井底的水。”只有深深挖掘,才知道内心的想法。两点一线的生活索然无味。但这种单调滋生更多的是莫名的情绪,恒久的压抑,和倾诉的渴望。

在诉说的过程中,自己渐渐有了主意。当我觉得我的想法会更好,那么作为一个提议告诉他,帮他参谋而不是作决定,决定一定是当事人自己作出的。即使他们最终没有采纳我的建议,但是鼓励和祝福,是我最想传递给他们的。

短短三个月的实习,我好想倾听更多更多,但是岁月如梭,让我和学生们都无限感慨和遗憾……

不舍,还是不舍。在最后的一两天,他们知道我们即将离开,对我们更加体贴,从集体照到某些具体的言行,我都能领悟到他们那一份不舍得心。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带着祝福和不舍离开了,但我告诉我自己,这一切都将会成了回忆了,以后我得更努力,才能对得起这些交托到我们手中的孩子。

关闭窗口
 

贵州师范大学国培计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2年